GGAD女孩

询问,着急

各位太太们,原电影中有没有ggad相识还有后来格林德沃在阿丽安娜死后逃离的画面啊,如果有的话在第几部?站tag致歉


各位大大,走一走看一看啦,新群建立,大量空皮任君选择,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群里可闲聊清水,也可语c开戏,希望大家踊跃加入,给各位太太比一个大大的爱心!

《他的成人礼》

  分针滴滴答答地跳过最后一格,旧手表上的日历翻过一页,喻文州站在宿舍的阳台上,看着俱乐部的最后一盏灯熄灭。
  明天,哦不,是今天。
  他的十八岁生日。
  “生日快乐。”他对自己说,然后把最后一口用来庆祝自己成年的低度数酒精饮料喝掉,慢悠悠地爬上床睡觉。
  刚睡了两三分钟,他意识到自己把饮料瓶子放在了阳台上。
  “算了,外面太冷了,明天早上再丢掉好了。”他想。
  所以他没有看见旁边宿舍的灯又亮了起来,也不会猜到,有一个惊喜在等待他查收。
  【十八个小时后】
  喻文州揉了揉酸痛的手腕和脖颈,环顾四周才发现训练室里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其他人大概都去食堂了呢。
  他站在走廊上,不想去食堂吃饭,就拿出手机给黄少天打了个电话。
  “喂,少天,你现在有空吗?”
  电话通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电话那端有东西被拖动的噪音。
  “队长,我现在没空呢,你要去干嘛?”
  黄少天在电话那端说,元气满满的声音盖住了那若隐若现的噪音。
  “少天,其实今天是……”
  “等一下,队长,我这边有点忙。”
  “那你先忙吧,我挂了。”
  “那你刚刚说……”
  “没事,没什么。”
  “哦,那我先挂喽,拜拜。”
  “拜拜。”
  喻文州握着手机呆愣着出神,又一次翻了一遍QQ和微博。
  祝他生日快乐的粉丝倒是不少,可是……
  为什么蓝雨的队员没有一个给他发一条祝福呢?
  “算了,恐怕是太忙了吧……”
  喻文州笑了笑,收了手机,离开了俱乐部大楼。
  他没有回宿舍,而是直接去了外面。
  吃一顿好的,算是庆祝自己的生日。
  【两个小时后】
  喻文州从外面回来,打开宿舍的门,才发现:
  “啧,怎么这么黑啊……”
  他伸手去摸墙上的开关,按了一下。
  “咔哒”
  灯亮了。
  喻文州看着面前布置好的一切还有几个大箱子,不知该说什么好。
  正当他伸手去拆第一个箱子时,箱子盖忽然打开了。
  “队长!生日快乐!”
  黄少天站在箱子里,笑得那么开心。
  “我早该猜到的。”
  喻文州无奈的笑着,看着箱子一个个打开。
  “队长,Happy birthday!”
  “队长,我们忘记给你买礼物了,你不会怪我们的对吗对吗对吗对吗对吗对吗!”
  “当然不会,因为我已经收到了最好的礼物。”
  “啥?”
  “就是你们啊。”
  身为和我并肩作战队友的你们,就是上天送给我的最好的成人礼,谢谢你们一直陪伴着我,谢谢。
  我们会一直一起走下去,因为: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微草俱乐部的小巫女

首次尝试长篇abo,希望大家喜欢😊


Chapter1
  王杰希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废人了。
  之所以这样觉得,是因为在今年五月份的时候,喻文州把两人的女儿送到微草来了,还美其名曰:培养父女感情……
  要早知道这丫头这么闹,当初就不应该让喻文州生下来……
  其实最开始,王杰希还是很乐意带着这个小丫头的,毕竟是自家女儿,自己不宠谁宠呢,直到有一天,黄少天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说:
  “王大眼,那小丫头在你那里住的还好吧,我和你讲,他她可是能闹腾得很,我们蓝雨都快被她给炸了,队长就是实在受不了了,才给你送过去的,顺便影响一下你们微草的成绩,说不定今年的冠军就是蓝雨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我去你大爷的……
  王杰希心想。
  最牛的是,这孩子的性格一点也不像她的两位爸爸,以至于王杰希觉得,当初,他们是不是抱错了孩子……把叶不羞和黄少天家的女儿抱来了……
  但是平心而论,除去这孩子开得一口好嘴炮和闹腾一些之外,她还是蛮可爱的,至少柳非妹子是这么觉得的。
  小丫头到微草的那一天是训练日,王杰希去机场接她,因为怕他找不到,喻文州特地给王杰希打了个电话,仔细地描述了一下小姑娘的装束,但是,王杰希总感觉他有些吞吞吐吐,偶尔还暂停一下,似乎是在组织语言。
  “不是吧,喻文州,你自己的女儿的样子你都形容不出来吗,你这爸爸当的太失败了……”
  王杰希在电话这端故作痛心疾首地说。
  “不是……晓希的衣品我也形容不出来,反正你得接到她,我这边有是,先挂了。”
  喻文州半威胁式地说了一句,咔哒一声挂断了电话,留下王杰希独自凌乱,并思考一个问题:
  所以这孩子的衣品到底是得有多那啥,才能让自己的亲爸都形容不出来。?
  (눈_눈)……

【伞修】租个妖怪谈谈心

苏沐秋十五岁那年收到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份礼物 —— 一只妖怪。
  斜坐在沙发上的少年穿着成套的西装,皮肤白皙,五官精致。
  “你是?”
  “你租来的妖怪。”
  苏沐秋紧急转动着他作为一个文科生( ?)不太敏捷的大脑,忽然想起来他前几日去超市购物抽奖,好像是抽到了一只妖怪来着。
  当时他也没多想,只觉得一只妖怪要花大量的人力物力才能捉到,超市不可能如此慷慨大方。肯定要从中抽取一部分的利益,或者只是吸引顾客购物的手段而已,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抱歉,我没有能力来养一只妖怪,不如你换一家吧,或者我去跟超市说,直接退货吧”
苏沐秋这样说并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他到现在连自己的妹妹还只能捉襟见肘的养活着呢,更别提养个妖怪了。
“你说要退货?”
怎料那少年猛地站起,一双桃花眸危险地眯着。
“是啊,我又养不起你,你还不如趁早找个好人家。”
“我想是你误会了吧。”少年松了松领带,把苏沐秋一把压在墙上,来了个货真价实的壁咚,薄薄的唇贴在苏沐秋的耳边,不轻不重地说道,“从今天起,是我来养你。”
“我叫叶修,很高兴认识你,余生多指教。”
【END】

【伞修】Coffee Love

  他第一次走进那家咖啡店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
  不算奢华的装潢,顾客也寥寥无几,有时放轻柔的英文老歌,有时又是蓝调音乐。
  而他最喜欢点一杯black coffee,什么也不加,然后静静地坐在靠窗户的位置上消磨时间。
  每次为他端咖啡的都是一个梳着披肩长直发的漂亮女生,看到他,她总会笑得很开心,像落入人间的天使一般美好。
  后来……
  “唔,我要的明明是black coffee,你为什么给我一杯orange juice啊?”
  “因为我们老板说,black coffee对身体不好,要少喝的。”
  “哦,那你帮我谢谢他,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苏沐橙。”
  “沐橙,好好听的名字,我记住你了。”
  再后来……
  “今天,沐橙没在啊?”
  “嗯,学校有活动,她没空。”
  “哦,那你是?”
  “我是他哥哥,苏沐秋。”
   ……
  “诶?你等一下,果汁里的这枚戒指是?”
  “哦,我们老板问你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创业,如果你同意,这枚戒指就是启动资金。”
  “你们老板是谁啊?”
  “是我。”
  “那有什么好处呢?”
  “那你就是本店的老板了。”
  “啧。”他微微一笑,“那么…除非现任老板愿意做老板娘。”
  话语间,一枚戒指出现在少年的小指上。
  “不知他,答不答应呢……”
【End】

【盗笔·瓶邪】归家

【吉林省,长白山】
    2015年的长白山,来往的行人络绎不绝。
    吴邪站在山脚下,仰着头,微微眯起眼睛,看着面前这座雪山。
    在这座山上,一扇青铜门后有一个人,在等他带来他回家。
    吴邪把帽檐压低一些,跟着那些普通游客一起向上走去。
    山上的空气微冷却舒适,令吴邪想起了那个人。
    人群停顿下来,这已经是游客可以达到的最高点,大部分游客都在拍照留念,然后集体下山。
    吴邪没有走,他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把黑色的登山包放在地上,自己席地而坐,望着远方的风景,想着一个重要的人,他在等的那个人。
    只是,一直到天边的一抹残阳消失,他也没有等到他。
    吴邪站起身来,拍了拍包上和裤子上的灰尘,又望了一眼漫无边际的雪线,慢慢的走下了山。
    第二天清晨。
    吴邪坐在机场大厅里,他所乘的飞机还没有开始办理手续,机场里人也不多,他就拿着手机摆弄着。
    心中并没有多少失望的情绪,这令他自己都很惊讶,那人刚刚离开时,他心脏像被人生生地剜去一块儿,鲜血淋漓,不敢触碰。
而现在,伤口结痂了,就不会再痛的撕心裂肺,只是那个洞,却不会有人来填补了。
    机场里的广播提醒旅客去往杭州的航班已经开始办理手续,吴邪站起身,把烟头摁灭在垃圾桶盖上,从包里抽出一张机票,顺手就要丢进了垃圾桶里。
    但有一只手比他更快,在他丢下那张机票之前握住了他的手。
    “如果不想要,可以给我吗?”熟悉的声音。
    吴邪转过身,正对上一张没有表情的脸,那么熟悉的脸。
    “吴邪,你说过要带我回家的。”

【王喻】桂花糕的喜欢

  喻文州很喜欢桂花糕。
  这一点,在整个蓝雨都不是什么秘密了。
  记得他正式进入蓝雨战队的第一天就带了一小盒桂花糕去训练室,那一整天,整个训练室都充斥着桂花那浅浅的清甜的香气。
  后来,王杰希总是喜欢用桂花糕来形容喻文州:软软糯糯的性子,总给人一种很清甜的感觉,但又绝对不腻歪,又有一丝丝的凉,透着冷漠的疏离。
  然后,他把这段话发在了自己的微博上,引起粉丝们狂热的点赞,评论和转发。
  “文州,你这是要出名的节奏啊。”彼时还不是蓝雨副队长的黄少天靠在沙发上,一只手提溜着手机在还不是蓝雨队长的喻文州面前晃悠。
  “就一段话而已,有什么不妥吗?”喻文州一边说着,一边从小铁盒里拈了一块桂花糕出来,就要放进嘴里。
  “你先别吃,先听我说。”黄少天从沙发上弹起来,继而一句一顿地向喻文州解释道,“当然不妥了,你想想看,你们两个非亲非故的,这家伙忽然在微博上发这么一段话,实在是太耐人寻味了。”
  “哦,然后呢,现在可以吃桂花糕了吗?”
  “然后……不是,咱俩的重点完全不在一块啊……”
  “对啊,所以,吃还堵不上你的嘴啊,少天。”
  喻文州说着把一块桂花糕塞进黄少天嘴里,眼底有着狡黠的笑意。
  很多年后,当喻文州靠在王杰希的怀里吃桂花糕的时候,好奇地问他:“你当时为什么觉得我像桂花糕?”
  “当时啊……”王杰希眯了眯大小不一的眼睛,笑着说,“当时我一个朋友来的时候给我带了一盒桂花糕,后来我吃的时候,总是会想起来你在观看嘉世那场比赛的时候和我讨论时呼吸里透出来的桂花糕的香气,所以就觉得你很像桂花糕。”
  “这个也算是理由吗……”
  喻文州一双桃花眸斜斜地看了王杰希一眼,无奈道。
  “当然,现在尝起来,也很像桂花糕……”王杰希伸手挑起喻文州的下巴,淡淡地笑,“所以,王夫人不介意我再吃一次桂花糕吧。”
  “不介意,桌上那么多呢。”
  喻文州只在意着吃的,完全没看到王杰希脸上那阴谋得逞后的笑容。
  “但我说的可不是那个桂花糕呢。”
  “那你要什么味的桂花糕啊……不对……等等,王杰希,你刚的意思是……欸,你放我下来,快点放我下来!唔……”
  看来,今夜注定又是一个不眠夜了。

END